将不同虫子感染病症给说明白了之后那些表示还

  这一队原本可能是带着任务出来的人马现在是什么都顾不上了,嗷嗷叫唤着……转头就往里边冲啊。
 
    等到火灰烬被孤身一人抛弃在这个烂泥塘之中……足有五分钟了之后,那位队长又颠颠的折返回来,拉着一脸茫然的火灰烬就往他们大型的基地,现如今的栖息地的所在行了过去。
 
    这位被特批进入基地大门的舰长火灰烬与门边上小房子之中的人密谈了一番之后,再一次返回到顾峥他们等待的空地上的火灰烬,却是带着一脸的茫然。
 
    “这是怎么了?”
 
    对于顾峥的询问,舰长同志只是叹了一口气,朝着幸存者基地所在的方向指了指,仿佛连最后的力气也无了一般的回了一句:“等到了地方了……你们就明白了……”
 
    “光凭说的是没有亲眼见的来的震撼。”
 
    “咱们还是先到了门口再说吧。”
 
    “哦……那就走吧。”
 
    听到舰长如是说,顾峥只能压住心中的疑问,朝着身后那些忐忑不安的幸存者们挥了一下手臂,发出了全员前行的命令。
 
    至于火灰烬舰长为什么会带着一幅死了爹的表情归来?等到了那个据说规模不小的栖居地了之后,咱们再来细细的分析吧。
 
    于是,从山外而来的第一批访客,就这样缓缓的推动着行李……朝着未知的不知道是好是坏的聚集地而去。
 
    等到他们成功的翻越了那个泥泞不堪的烂泥塘之后,终于抵达了每个人都心之向往的……济城聚集地。
 
    但是当他们看到了这个混乱的,破败的,散发着一股子不知名味道的集散地了之后,所有的人,面上的表情都出奇的一致……满脸的难以置信。
 
    “我擦,我擦……这是开玩笑吧?”
 
    这就是近千万人口的聚集地?
 
    这就是有着最大驻军把守的济城幸存者基地?
 
    就现在这幅模样,比之以前古代最黑暗的樊朝统治下的难民营……也好不到哪里了吧?
 
    这个基地,唯一值得称道的地方是,他们所占据的这一大片的栖居之所的土地上是寸草不生,相当的清爽。
 
    而人类,自从从依靠丛林生活的野人时代脱离以后,他们与植物共存的心理就变淡了许多。
 
    他们能允许的……进入到文明世界之中的植物种类,必须是依照他们的想法去生长的各类植物。
 
    一旦有一些不听话的野草植被出现在了他们的生活之中的时候,对于不符合人类审美的植被的解决的方式只有一种,那就是被除草剂……无情的杀死。
 
    所以,就冲着这里干干净净的环境,顾峥他们这一行人也打算先忍耐一下,进去基地内部之后,再行结论。
 
    事已至此,咱们,先来依照瓮城中人的指示,排好队进行身体检查吧。
 
    这个世界没有出现病毒变异,在基地大门口,由木栅栏特意的围出来的门边小屋里边,医护人员检查的……也不是与丧尸有关的感染。
 
 1091 科幻篇:末世五年 四十六
 
    他们这些济城幸存下来的医护人员的检查工作只有一个,那就是检查一下这些外来者们……有没有携带能够杀死一栖居地幸存者的恐怖的寄生虫种类。
 
    是的,在虫类占据着统治地位的瓮城之内,怎么会少的了寄生虫的存在吗?
 
    它们这些与昆虫共生,后又转到这山脉中的兽类的虫体,可是可以通过各种途径……进入到人类的体内的神奇的物种。
 
    末世的出现让它们大放异彩,无处不在。
 
    就算是世界秩序崩塌,缺医少药。
 
    济城的这些直面虫类第一线的幸存者们……也通过身边的各种死亡案例发现了最少不下于五种的……能够交叉感染的寄生虫群。
 
    顾峥这些贸然的闯入到了瓮城之中的外来人,怕是⊙⊙!不知道在什么情况之下,就已经中了虫子的招数而不自知呢。
 
    所以,当大家两三个一组,进入到了那个简陋的却是这个基地内相对比较干净的检测中心了之后,他们就明白接下来的自己要面临的是什么了。
 
    两三个医护人员,拿着一种木质的探查工具,在他们身上的一些特殊的部位戳戳点点,再用一些锋利的植物刺叶,划破他们臂膀皮层与肌肉隔断之间的薄膜,取出一点点的样本在放大镜
 
下仔细的观察,检查进行到了最后,竟是连口腔之中的牙齿,脚趾甲之间的缝隙……都不曾放过。
 
    就因为这种缓慢的近乎于苛刻的检查,还真就让大门口处的医护站点里给检查出了不少感染的病例。
 
    顾铮这群平常看起来跟没事儿人一样的幸存者里,竟有不下四五十例的感染病例。
 
    经过这些被查出来有感染病人们的仔细回忆……顾峥才知道了他们这些人是怎么中招的。
 
    有些人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在顾峥和村长多次警告的情况下,发现了一些小动物啃食后一点事儿都没有的果实之后,出于贪心也好,嘴馋也好,偷偷摸摸的就放入了嘴里。
 
    而另外一些人呢,则是在那一次虫虫大作战之中……被肉食虫子啃咬或者节肢好给弄伤过。
 
    至于最后一群感染者,则是在丛林中穿梭的时候,因为身体表面的裸露面积过大,被一些不知名的蚊虫给叮咬了。
 
    这三种情况结合到一处,就有这么多的感染者了。
 
    况且,这三种感染者的表象也十分的复杂。
 
    有些人,依照济城防治病虫害的专家的话来说,那就是等死的状态了。
 
    而有些人,还能通过体表切割手术,救回一条小命。
 
    待到这位年纪颇大的外科教授,将不同虫子感染病症给说明白了之后,那些表示还有救的村民们……则是喜极而泣,抱头痛哭。
 
    但是那些已经被宣布了死亡的日期,被通知禁止进入到基地内部,甚至栖居地周围一公里的范围内都不允许驻留的感染者们……则是发出了最凄惨无助的嘶吼之音。
 
    “骗子!混蛋!老子怎么得罪你们了!我肚子里有寄生虫?!你咋不说恐龙在我肚子里呢!”
 
    “我不过就是跟着一只老鼠一起吃了一口火龙果罢了!哪t的就会有寄生虫了!”
个与红色火龙果极其相似的东西,根本就称不上是一颗水果,它只不过是一种巨型寄居虫的虫卵罢了。”
 
    “它们会用一种超强的粘剂将卵粘在植物的枝杈之上,外表的皮壳还会发出类似于植物清香味道的诱惑剂。”
 
    “等着贪吃的动物或者昆虫误食了内里的果肉,也就是它们真正的卵体了之后,那些被吞噬进去的黑色的小籽儿,就会孵化成一条条幼年的……寄生虫的寄生体。”
 
    “这些幼生体具有极其强的抗酸腐的能力,能够抗住胃酸的消化液,以及人体肠蠕动,依附在你的消化壁的各个部位,吸取你的体液而长成幼年期的形态。”
 
    “直至你这个宿主被消化成一个皮囊之后,它们才会咬开你的皮肤组织,成群结队的离开你这个失去了作用的宿体,用刚刚长出的前颚直接插入到土壤之中,在地底深处休眠,直到发育
 
到下一个阶段,虫体成熟之后,再破土而出,进行它们的成年交配的庆典。”
 
    “至于你说……为什么我对于其他的寄生虫只是模糊而论,只有这一种了解的特别清楚?”
 
    说到这里的老教授苦笑了一下,指着济城栖居地另一侧……曾经有过居住痕迹的地方说道:“因为我们济城人用惨痛的案例……为我们描述了这种虫类的相关特性。”
 
    “这是我们基地在落成之后,所经历的第一次惨重的打击。”